12/12/19 返回 >>
2012派意馆顶级专业系列讲座:品牌设计←→室内设计

 2012派意馆顶级专业系列讲座:品牌设计←→室内设计

  主题:品牌设计←→室内设计

  主讲:Roger Billington、梁景华

  时间:2012年11月17日

  地点:深圳市南山区华侨城创意文化园南区东F1栋103号

      

201派意馆顶级专业系列讲座第33期活动现场

  【梁景华】大家好,我们派意馆的活动跟大家又见面了,这个月的嘉宾我们谈了很久,最后是跟他有共识,邀请他过来讲一课。大家都知道这次是一个老外,实际上他是英国人,我跟他不是认识很长时间,我们在一个场合见过面,觉得他是一个很有创意的人,因为他是英国老远到中国来,然后在中国定居有四年半时间了,而且现在基本上在深圳居住,对中国有一定的了解,他很多项目都在国内。还有他的团队,世界其它设计师跟他有联盟,如果有相关的,他委派其它国家的朋友去合作,包括从建筑到规划到景观,到后来甚至是比较有力量的一些设计师,帮他完成的一些项目,这个就比较少见,一般来讲都是自己在管。但是他希望能够联手国内的人士帮忙做一个项目,这个就很难得。因为他很少去弄的,他会集中很多世界上有名的设计师帮忙,不单单是一个人的力量,这是很不一样的做法,所以我请他过来看他怎么从一个项目一起做下来,还有他其它的东西介绍给大家。当然,今天我们讲的是品牌设计。实际上我们的理解就是怎么把一个没有的东西,由这个路从零开始打造一个品牌,从建筑的角度、从设计的角度、从其它的角度能够打造过来,联手其它的设计包括产品设计,把这个形象、这个东西做出来是他的强项,所以我们希望他能够跟我们去讲他的做事的方法或者是一种理念。之后我就会介绍我最近有两个比较好的作品给大家看,这两个作品从没有发表过。实际上他是蛮有经验,而且他除了念设计以外,在大学有念办公设计、产品设计,所以整个是非常懂,这是他的强项,我们现在欢迎Roger Billington。

                     

2012派意馆顶级专业系列讲座第33期主讲嘉宾:Roger Billington

  【Roger Billington】大家好!今天想讲的话题是品牌化的内容,以及把我本人做为一个案例,分析我在中国的生活以及把自己进行品牌化在中国进行推广。怎么品牌化,首先我们要思考的问题是你要品牌化什么东西,如果对这个没有深入探究的话,恐怕我们也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品牌化的东西。然后我们现在说一下对一个公司进行品牌化,首先的话我们要对这个公司进行了解,然后还有了解这个公司的产品针对哪些人、它的目的是什么?以及它的竞争对手都有哪些?

  就是说刚才上述的这些问题都是很值得我们去思考的,因为你在品牌化的过程中首先要了解自己与竞争对手的差别有哪些,只有知道这些问题以后,才能对这些问题进行合理的定位。谈到这个公司品牌化,我们还要思考的是如何去确定自己公司的文化,还有自己公司的DNA又如何通过这个品牌把基因和你的公司文化表达出来?特别说希望在探寻的过程中不要只是精泛的文化,一般精泛的东西可能没有太多思维在里面,可能只是外表光鲜的感觉。

  现在我们在做的讲座的话是之前在1963有一个活动的内容,这个时代跨度是从艺术学校还有大学期间以及工作期间不同设计师的案例在这边进行分析,然后最后会讲一讲如何将自己进行品牌化,在中国的市场进行推广。谈到设计的话,刚开始我们要讲一讲设计的起源,当然就是我当时在设计学院和艺术学院的过程以及我在这个设计的领域,尤其是英国这样的设计大国中的一些经历。现在我们看到,说到设计,西方的设计可以追溯到英国的工业革命爆发,大约是1830年,谈到中国的设计,我们中国的设计大概只有30多年的历史,虽然差距比较大,但是也会有很多的相似点。我们可以看到当时工业革命的爆发有很多的流动工人开设很多的工厂,所以和中国的现状比较相似,有很多流动工人,他们会到一些工业发达的城市,有工厂的城市进行做工。现在我们看到的这个案例是福特汽车T4的模型,然后在这里讲一下工业革命带给社会的分工,零部件的分工,因此不是一个人操控对象的过程,比如说零件装配的汽车,有的部件来自于其它的区域。这个的话我就想作为案例进行讲述,这个并不是我那个时代的一些事情,但是这些历史是值得在这边探究的。

然后到20世纪欧洲,这边谈到的设计学院是包豪斯设计学院,这个设计学院理念完全是相对于工业革命现象的反方向,因为工业革命注重的是大量的生产,而在包豪期艺术学院注重的是手工艺品细化的东西。现在展示的一些产品大家可能都是耳熟能详的,再举这个例子主要是针对中国的设计师而言,因为刚才讲到英国的工业革命产生的大规模的生产,跟是中国比较相似的,所以中国的设计师是要考虑如何与手工业结合起来去设计一些不同的东西,而不是一味地去迎合设计的大众消费市场。现在谈到是格拉期哥的艺术学院,也是当时一个比较重要的艺术学院。现在我们看到的这两个人是艺术学院的创始人,他们是非常注重艺术的本质的价值而不是迎合大众消费市场,大批量生产的产品。然后这个学校的话,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个作品,大都是在大约20世纪,也就是1910年左右的一些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作品,主要是一些装饰性的作品。这个艺术学院与西班牙和其它欧洲国家的设计学院是相吻合的,比如说有一个高迪的建筑师。现在我们看到的这个布染技术,这个印花可以印到布上也可以印到玻璃上。这是当时新艺术运动时期比较盛行的一种形式。

  我们先在这边过一下图片,对于设计师比较熟悉一些。现在看到的就是20世纪30年代的一些产品,尤其想说一下右边这个凳椅,椅背非常高的椅子。现在看到的是印花玻璃,这些玻璃是在新艺术运动时期非常流行的产品。还有一些饰品的设计。所以格拉斯哥艺术学院设计的产品是非常广泛的,从我们刚才看到的装饰产品一直到饰品。给大家看这么多案例是想为大家介绍一下做为一个英国的设计师调研以及学习的重要性。所以对他们来说知识是非常重要的,做为设计师要进行大量的调研以及大量的探究,所以不管是针对企业或者公司而言,一定要积累必要时的知识。这样才是本质,否则的话设计出来的东西也是非常肤浅的。接下来我们会看到的是一些个别设计师的案例,这些设计师的年龄跨度大约是40岁到70岁左右,跟他的年龄差不多,介绍这些设计师是因为在这个领域非常有名的,而且做为客户的话也是非常了解这些设计师的特长。做为英国设计师,我想说的是设计师的文化在英国而言,每个设计师,包括我们刚才看到的格拉斯哥艺术学院一样,它的设计跨度非常广泛的,它的设计并不是一个设计师针对家具饰品进行设计,这些设计师是跨学科、跨领域的设计师,在整个职业设计生涯的产品,他们的跨度是非常大的。

  现在我们第一个介绍的是Raymond Loewy,他是设计师之父,是英国工业革命非常著名的设计师。他是享誉世界非常有名的设计师,他的设计理念是如果设计被运用到跨不同产品的领域,从上到下,不管是饰品还是建筑,只要这个设计理念是相通的,他都可以进行设计。现在我们看一下他所设计的一系列产品,在美国从1940年到1970年左右。我们现在看到的就是这个流线型汽车车型的设计,这个流线型汽车车型,它的灵感起源于飞机的外形,所以他把飞机的流线型外形很好的移植到交通工具,比如说汽车以及其它的交通工具当中。其它形式的交通工具,比如说公共汽车还有一些家用产品。现在我们看到的,他是在另外一个领域的设计,也就牵扯到现在这个公司的LOGO的设计,这些设计大概在19世纪20年代到30年代左右。大约在1890年的时候可口可乐公司成立,现在看到可口可乐目前为止被评为最具品牌之一,这个标志是1890年设计的标志,所以这个标志基本上现在没有太大的变化。Hoover是全世界最大的家用电器品牌之一,像石油的话我们比较熟悉,BP是一个石油公司,但不知道目前是否在经营,因为有新闻说他承受了巨额罚款,原因是在中东地区石油泄露或是什么原因。还有他设计产品的例子,还有家用的一些电器及其它的交通工具。James Dyson是做为设计师或者是比较喜欢设计的人非常熟悉的,自己本人也跟这个人打过交道,他目前已经成为亿万富翁,但是我还没有,不见得他比我优秀,只是说他设计了迎合大众的产品。是因为这个人有自己的设计,他每年会投资25%的净利润去进行调研,然后进行研究,从而提高自己的设计水平。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个产品大概是设计于1974年左右,这是他在英国皇家艺术学院设计的第一个设计产品,这个产品我们肯定也比较熟悉了,一般的推手会用轮子,他的设计用球状的轮子取代经常见的轮子,它的优势是当他在泥地或者沙地上做工的时候,球状不会陷入沙地或者泥地里面去,像传统的轮子会陷入质地比较软的接口上。我举这个吸尘器的例子,主要是想强调一下对这个现有产品的思考是设计师优化产品非常重要的过程,这个吸尘器的设计,当时灵感来源于做木工的厂,他会需要抢抽风机或者排风机抽木屑,所以吸尘器有这个过滤器的话会堵塞,所以他不需要有过滤器来装这个杂物的吸尘器。这个吸尘器为什么要举出来,它是融合现有科技的基础上对外观进行了很大优化的产品,所以目前它是非常具有现代工业的吸尘器,也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一个,可能也是市场上最昂贵的一个产品,所以因为这样产品他成了亿万富翁。其实能够设计出更优化的产品人的一个关键因素就是要不断地对现有产品进行提问,进行质疑。所以我建议在座各位要对现有的产品不停地发问,去发现它的不足之处。

  例如,我们公司的一个设计主管在开始施工的时候,会给他一些平面图,然后会问为什么要在床底下放一个地毯,他就说我们设计的时候就是这样的,他说我们中国的设计师很传统,一般很按部就班的感觉,没有质疑的文化在里面,不管是公司还是个人,有做为自己的基因和DNA的文化,这样才能对现有产品进行优化。Dyson这个人他不单会把自己的公司收入用于开发中,他也会重视教育在设计中的角色,他自己成立了一个Dyson基金会,然后会建议大学的学生,鼓励他们去参与设计的竞赛。这个是大三和大四的参赛学生们的参赛作品,第一个设计师我们刚才看到的James Dyson,他的设计和这个方式完全不一样,Ross Lovergrove认为他是有机先生,所以他的设计会取决于设计的形状,我们现在看到的楼梯,是他自己为自己的工作室设计的楼梯,外界的人说专门为他自己设计的,因为这个楼梯非常昂贵,基本上没有人能够承担得起。现在我们看到的是他对这个有机形状进行诠释而设计出来的产品。他在做这个PPT的时候,每个设计师会设计自己的手表,这个人也不例外,他也设计了手表,目前的话,做为本人也没有设计自己的手表,他认为这个时间也到了,如果在座的供货商想设计手表的可以会后跟他联系。这个人是澳大利亚设计师,澳大利亚除了曲棍球、橄榄球这些体育活动之外,Marc Newson这个人也是非常值得一提的。 Marc Newson这个设计师当时最开始是设计家具的,这个图片是他为维珍(音)公司设计的太空仓,所以他跨度也是非常大,他不单设计了内饰,还设计了飞机外面的流线条,这个流线条移植到太空仓的设计当中。然后他又重新设计了意大利非常著名的ALILA这个品牌,现在市场上是4个亿美元,这是限量版的,目前限量50个。这是比较昂贵。他也去重新设计了一些大一点的船。现在我们看到右上角的这个价钱是460万美元,这个设计,在座的各位可能以前也有见过,它这个是铝质的一个材料,但是它的做法有点相似于飞机的加工结构。他也设计了自己的手表,还有自行车。这个是福特汽车当时跟他们一起合作,投入了大量的精力与时间进行了一个非常深入的调研,所设计的一个专门为残疾人使用的车,所以开门的方向是很适合使用轮椅的人进入到这个车的内部。还有其它的产品。

 Philppe Starck是法国的一个设计师,现在也是非常有钱的一个设计师。他自己的设计工作室在一个岛上,非常有钱。设计工作室是离法国比较近的岛屿,除了自己的工作室以外,还在全世界各地拥有13栋自己的私人地产。他们就很快的过一遍他的产品。就是想再强调一下,设计师的设计跨度非常广泛的,并不是说仅仅设计于一个产品。这个不是他自己的私人游艇,这个是他当时为游艇的外观以及室内的设计,让它看起来更有美感。他也设计了手表、台,他在北京也做过一个项目,如果有人去北京可以参观一下,叫兰会所。

  Thomas Heatherwick这个设计师年轻有为,在这里我们举出来,他是设计了当时上海世博会英国馆的设计师。他也设计了英国奥林匹克运动会开幕式,我们所看到的花瓣的火炬。现在看到的是他在上海世博会之前,还是之后,记得不太清楚了,所设计的这种形状的产品。刚才我们看到的不管是这个世博馆,还是现在看到的产品,都有一种雕塑艺术在里面,所以他本身可以设计雕塑艺术的作品,也可以设计像伦敦的公共交通工具。现在我们看到的这个建筑,已经施工了,是在英国的布兰肯(音)区域跟旅游业有关的建筑,这个虽然不是世界上最长或最大的一座桥,但是也是值得一提的,我们把这个桥叫做亲吻桥,平时可以让行人通过的,有船通过时它可以让自己抬起来,然后自己收尾就像亲人亲吻一样的感觉,所以有很多行人会在这边拍摄照片。

  现在看到的案例,我想讲讲中国的设计师与西方设计师的区别。在中国,设计师为客户进行服务;在西方,设计师与客户一起是合作的关系,而不是象中国的设计师一再只是服务于业主或者客户。我还想解释一下我在中国感受到的另外一个差异,就是说在国外的话,如果业主去找一个特定的设计师让他进行设计的话,会非常明白这个设计师的设计风格,不会干涉他的设计理念或者设计方向,而在中国的话,就比如我,业主想让你设计,你自己看吧,然后到了好的时候,他说我想要美式田园风格,还有就是现代简欧风格,我觉得既然当时你说让我帮你设计,我肯定有自己的设计方法以及设计风格,为什么设计好了以后,中国业主又把他们的想法要干涉,我觉得跟国外西方这种文化不一样。我又想把Thomas设计的桥作为一个例子给大家解释一下,比如说在西方有人找Thomas来设计桥,就会说帮我设计一个桥,然后Thomas他设计出来的东西本身有创新性,可能业主本身不会想到这个理念的,所以Thomas的设计只会被接受,而不会像中国想创新,但是又在阻挡创新。现在我们看到保时捷设计,当然这个跟保时捷的奢侈有关系,把这个作为例子,保时捷设计有自己的DNA或者自己的文化在里面,所以业主去找他的时候知道他的设计文化或者是设计风格在里面。保时捷设计公司他们的设计风格就是使用黑色系为主,单色系然后在设计的时候会把黑色以及单色系的元素诠释到店面设计当中去。

  Hertzog and De Meuron这两个人的名字我就不再叫了,他是和中国的设计师一起设计的鸟巢,还有其它的作品。现在讲一下艾未未,为什么这两个设计师会选择他呢?因为他在中国会很好的把自己进行品牌化,人们很直观的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为人以及他的设计是怎样的,以及他怎样做一个事情的。结果的话大家众所周知。现在看到的这个案例是英国海德公园有一个区域,政府每年邀请不同的设计师对这边进行设计,让大家进行休息以及休闲的场所,去年的时候,刚才我们看到的这两位设计师与中国的艺术家艾未未一起合作,设计了这样的作品。他们相互合作、相互吸取对方的优点,在这个项目中也是一目了然的,目前他直观看到的话有一些中国的元素在里面,这个有点像兵马俑的那种感觉,所以外国的设计师显然吸收了中国的元素,当然艾未未与他们合作,艾未未本人也吸收了一些西方的文化。再本土化的设计师就是朱佩(音),我们深圳当地人应该有见过他设计的建筑,他的特点就是外观结构性非常强,会使用不同的建筑材料。刚才我们的这个PPT的部分差不多就做到这里,现在我想探讨一下我在中国是怎么样把自己品牌化的,我目前是B+SW一家时装设计师的总监,自己还有“设计在中国”这个网站,然后把自己进行品牌包装,成立了贝林顿品牌与设计咨询公司,我也非常注重品牌可持续发展计划,所以成立了sustainabillington这个网站,还有其它的关于书籍其它的产品,Billington的游艇马上也要开始建立了。我们先看一下B+SW,这个就是B+SW室内设计公司,这个是我们的办公室。给大家看这个主要是我希望我们B+SW成为一个学习型的办公室,我对我们设计师以及员工的要求,就是每个人会定期进行关于设计以及设计历史方面的调研,现在看到的是我们设计师对自己的调研成果,我鼓励办公室的每个人可以对每个话题进行深入探讨的调研,所以他们调研之后会成为这个话题的专家。在Roger办公室学习是非常重要的,作为设计师如果设计只是局限于目前所了解的知识以及你的经验的话是远远不够的,这样的话你的设计没有办法进行创新,所以我鼓励每个设计师或者是每个设计工作者都可以不断地去提高自己、不断地学习,这样的话在设计过程中不断地成长,从而设计出非常新颖具有创新性的产品。在B+SW办公室的话,每个星期三的早上或者是我们的团队,都会对他们进行调研的话题作汇报,目前我们更新了很多我们做过的调研,我鼓励大家上网,在这个上面去看一下调研的话题,然后也不断地提升自己。

  刚才看到B+SW,我们把它作为传统的办公室来运营,人数不多,35位,但是我们接到这个项目的话会全力以赴去做,然后再接下一个项目,现在看到的是我自己开设的一个项目叫做贝林顿品牌与设计咨询顾问,这是非常节俭型的商业模式,因为我本人比较提倡不去浪费金钱去聘请一些无用的人士,就是说我们用到他的时候把他请过来,不用的话就没有必要让他坐在这里,既浪费金钱又浪费时间。这种我是不提倡的。这个贝林顿品牌与设计公司是与四个新西兰的设计工作室进行合作,他们是我们这个顾问团队中的一员,我把B+SW加在里面作为室内设计的分支,还有平面设计、产品开发、3D,还有产品设计顾问这边的建筑设计,所以组合成一个非常优秀的团队。现在简单的介绍一下这个公司的运作方式,这个贝林顿品牌设计与咨询顾问公司,我们先看一下这个,因为现在这个公司基本和设计的方方面面都有关,比如说平面设计,他们的网站需要进行设计、他们的产品需要进行设计包装,比如说他们公司的办公室室内需要进行设计,还有建筑的外观。所以一个公司想进行品牌化是一个整体的过程,所以根据这个理念我自己想出一个完全解决的方案,作为一个设计师可以跟不同领域的设计师进行合作,然后给客户制定一个完全解决方案,包括网站设计、室内设计、产品设计,然后我们有需要的时候会把这些项目分配给这些和我们一起合作的新西兰的非常优秀的设计公司,或者我们也有很多顾问团队,如果有需要的话也会把工作分配给他们,这样的话接到一个项目会合理的把他进行人力资源上的分配,不会说请所有人在这边没有项目给他们。

  总结一下,对于在座的设计师或者是对设计比较有兴趣的人士,如果以后想使自己得到更好的发展,需要思考的问题是自己的强项在哪里,把自己怎么样进行品牌化的包装推销给大众。还有最后就是说如果在座的各位有兴趣跟Roger进行合作或者是跟设计有关的从业人员,因为我们公司目前的话也在招效果图设计师,如果希望和Roger 一块共事的话可以在B+SW网站上找这个,或者跟我联系,我把电话留给大家。我们公司目前确实希望找到非常优秀效果图设计师。谢谢大家!

              

2012派意馆顶级专业系列讲座第33期主讲嘉宾:梁景华

  【梁景华】刚才Roger 分了两段来介绍,第一段就是介绍一些当代比较有名的工业设计家,还有一些非常有名的不同设计范畴的设计师,有些设计师还不热,包括很多很好的设计。包括Thomas ,他是在设计太古广场一个非常棒的项目,影响着香港设计的大师,他在世博的时候,把英国馆好像建筑一样的东西都做,跟我原来期待的不一样。Roger把一些比较有名的设计师简单介绍一下,他自己的项目没有讲,就是说我在看的时候,有很多不同的设计给我一个灵感,设计大师有时候设计的东西真的是不一样。刚才提到Thomas,他下周会来香港,主要讲解他的理念,大家有兴趣去香港听也行。当然,每次我们听嘉宾讲完以后,会有一些灵感,让我们面对很多不同的设计师的想法、看法,Roger看东西比较宏大,希望把全世界有名的设计师、年轻的设计师能够帮助我们发展,帮助我们中国做一些不同的东西,也是非常不一样的东西。还有一点很特别的就是公司里面每个员工做一个调研,这个很特别。这个是我没有想过的,就是一个员工,他也做一个调研,调研是专注于某一个范畴,但他也是专心去研究一下,然后再发表出来给大家知道,让公司知道这个是非常好的,对公司来讲是非常好的,我们可以把这个数据用到这个里面也是非常特别的东西。所以有时候外国人看东西跟我们不一样,我从来没有找调研来做,但公司内部的调研我觉得这个是值得我们学习的一个东西。我们每次都会跟大家讲,把我的作品跟大家看一下,跟一个品牌未必有关系,但是我们希望跟业主产生关系,希望通过设计能够带给他一种很好的形象,这个形象是说明他能够推销产品也好、说明他建立自己的品牌也好,但是我们每做一个项目都有非常好的影响,这个影响是可以帮助业主从一个没有的东西到有一个东西面对公众,公众看了这个东西以后有一个很好的反应,这个公司的形象给他一个非常好的印象,所以我们是希望每个项目都要有自己独立的感觉,希望这个独立感觉能够影响他有一个非常好的印象,可以帮助他在某一个项目里面有一个体会。

  这个项目是在绍兴一个蛮好的地方,是房地产的项目,主要是高端的住宅。在这个以前他先做一个销售中心,通过销售中心里面,他希望能够推销产品,让人知道这个东西是什么形象,这个东西会成为非常重要的卖点,因为会把这个产品推销出来,然后建立酒店,这个不是我的作品,只是初期的时候,我把我们希望达到的效果给他知道,那个印象图片,我们希望能够给他推的一个印象,希望能够在还没有做之前有一个印象给他,我们觉得那个东西应该有现代化的、艺术化的,整个产品本身有一种跟酒店的关系,大气、有档次,这些东西能够达到这个目的,让他知道在设计的时候,这个做法有一个非常好的亮点。我们希望绍兴这个项目主要是把一种现代简欧式达到非常好的状态。整个是一楼到三楼的,所以一楼有一个小的接待,这个接待是一个简单的去表现他的层次感,我们从这个层次一层一层地呼应过来的感觉,作为这么一个情况,这个是前期给他的效果印象,我们希望有一个空间的范围,希望他通过一个简单的空间,可以呼应看过来。这里有一个吊具在里面,这个吊具可以影响到人的方向的。整个销售中心在四楼,我们从电梯走过来之后,空间是面对一个景观的,因为他对面的景观OK的,从过来的层次我们有一个亮点,走过来让他看我们另外一个亮点,走出来看电影,然后看沙盘,再去看我们产品的数据,比如说一些产品的展示厅,看了产品出来之后可以坐在这里。如果有贵宾可以在贵宾室,我们还有样板房,我们在这带他去看样板房,所以从电梯过来到接待到前厅,一个景观在好多区我们都可以看到,整个展示都可以看到,到影视厅、到出来看沙盘再去展示厅再坐下来,整个楼层我们是一路走。所以整个方向我们通过一些处理,有通过不同的干扰出来一个效果,让他有空间的味道,墙面的图案都是有呼应他过来,跟楼上一样的,通过一个比较有形态的东西,希望这个形象给到他是一个非常有气派、非常宏大、非常有力量的。看到整个感觉以后,怎么去利用欢迎的心态让他从别的地方去看。我们这个沙盘区,像五星酒店那种坐下来休闲谈话的感觉,所以整个感觉,我们在一个状态情况下让他知道出来有这么一个气氛在。我们通过很多做法,然后有很多立体的技术上的问题,做出来的东西加上效果图,比如说灯具也好,都非常像效果图,这些照片我从来没有发表过的,这是第一次。我看到我们是从一个大的景观,一个大的灯,让他感觉有这么一个印象,这个效果都是真的,是我们做完以后整个效果的感受,我们做室内设计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判断、还有细节。比方说我们一些板的做法,我们铺一些屏风的角度跟地下是有关系的,还有灯光打过去,通过灯光技术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层次感。比如说的效果,有这么一个力量在里面,有金箔,本来以为太贵,结果出来也不是很贵,效果很好。我们也有一些细节,包括线条的味道,还有灯光,灯光是用北京的设计帮我的忙,把光达到一个很好的状态。地面的图案与墙面的配合有一个非常吻合的状态,这个状态是可以完成整个的细节效果,灯光与墙面的配合,还有雕塑跟后面整个东西配合,包括我们做得特别的一个屏风,也是简约的方法做这个东西。刚才看到走过来,这个是我们故意给他一个感觉,这个地方是围绕直升机的,我们希望给他一种坐飞机过来的感觉,所以灯光镜面的处理是给这样的感觉,基本上可以达到休闲空间很大的感觉,利用家具的款式还有酒吧给他的感觉是空间独立的味道。不同镜头看到我们做的,还有地毯设计,跟大理石的图案是呼应的。从不同镜头看我们整个感觉给他一个很休闲、很舒服,加上灯光的效果,每个空间有独立的味道和感觉。刚才讲到我们空间细节能够把关,我很多时候把小的设计来做,希望能够带来不同的效果不同的惊喜。

 接下来是讲一个服务式公寓的项目。本来是一些小的空间,有不同的空间,一个两个三个有重复在别的地方,所以经过了一个比较大的做法,但我们会有不同的形状的东西。比如说这个是A房,走进去好像一模一样的,但是我们配了一个卫生间一个厨房,整个感觉我们希望像一个酒店,有些CEO过来的时候可能不想住酒店,就住在这里,我们希望是这么一个范畴。我们也希望能够丰富,像一些五星级酒店的感觉,有木头,还有地毯,还有家具的摆放,整个感觉很豪华,卫生间多点空间,包括镜子和柜子,整个空间做得很多。B型我们也做了这个感觉,这个是一房一厅,我们基本上希望达到这个感觉,可以通过我们的设计,能够更加去认同一种比较简约但是豪华的味道。我们当时还希望做一些家具的手法去处理空间。最后还有C型,C型是比较复杂的,因为中间过来这个房间,这里没有灯光,客厅有这么一个味道上去。这个出来的效果也是一样的就是比较简约的,希望能够达到一种气氛,让人觉得这个气氛跟其它是不一样的,这个是我们的房型,通过一层一层的,房间里面达到一种客房一样的,但主要两房占了两个小的客房。最后也是达到一种比较好的效果,把空间厨房的兼容组成空间范围加上范畴,现在处理大家都明白了房间与房间之间的关系,我们都用了比较好的细节去处理,包括灯光,做了一个像五星级酒店的感觉。还有电梯里面的设计,用的选材。这个项目大概我们也做了半年时间,把所有的东西都能够从这里面结合起来,这个结果非常好,业主觉得非常好,因为我们从不同角度研究,结果出来的效果特别有一个味道。但是它不是很空,而且很多当地人觉得是一个争论,因为他没有见过可以做得这么漂亮,那么有建筑的,就像一个酒店宾馆的感觉一样,我用的地毯图案跟酒店做出来的感觉很像,包括里面家具的摆放各方面达到非常豪华的味道,并有自己独立的感觉。这个是我们当时给他一种样板房的释放,包括细节,这些东西都可以打开的,我们希望能够达到多一点的空间,这个暗藏的柜子也是可以打开的。还有就是很舒服、很大方,没有一些差异,比如说这些柜子都打得开。我们经常强调不想太多啰嗦,但艺术品尽可能做到位。这个挺贵的,好像是五千多平方米到六千多平米的价格,但是感觉比较温馨舒服,有家的味道。另外一个就是单房的,我们当时设计这个就是考虑把客厅跟卧室或者睡床结合起来,这两个背景兼融合,有这么一个设计使整个空间做到统一性,这个统一性不会觉得很乱,所以整体性我希望能够感觉更大气,有自己独立的一种感觉在里面。我们有很多细节,地毯的设计还有一些小的装饰品,还有灯具过来的效果,我们做了两个都是在这个里面,三个感觉做整个空间的味道,还有一些比较亮一点的灯光,主要的目的希望达到一种豪华的心态,不想太过落后。给人看到不一样的感觉,当然主要空间很重要。我们很注重主要空间,从这个镜头看,我们有镜子,还有其它的感觉来作为整个空间的感受,我自己觉得蛮好的,就是做得很窄窄的一个台面,这个台面可以放电饭锅,下面的柜子可以用。还有卫生间的设计。整个范畴我们也希望不啰嗦,能有自己独立的味道和感觉在里面。

  另外一个项目在北京,也是我觉得蛮好的一个作品,是一个会所和一个样板房。这是非常大的一个项目,因为开发起码要三年到五年,在北京的西面,在四环之中,有不同的住宅产品,包括洋房、别墅、独栋别墅。前期做了会所,这个会所是卖房子,后期我们就做会所。整个规划也是希望做一个很好的规划,原来我从这两块设计的理念,他实际上是比较简单,有中国味道,有一种30年代比较舒服的简约手法。我们看到我们怎么去通过设计产生不同的效果。有一个四层高的空间,有一个游泳池还有其它不同的功能。这个大厅很重要,门口过来是整个设计的形象,给他一个非常好的形象,看起来去什么地方,这个形象非常重要,等于是整个会所整个项目有一个重要的平台,所以我们就花工夫在这里。前期草图是这么弄的。有一个中厅,中厅有天窗,大概有四层的空间。我们当时是考虑一些线角的东西,能够有一种特点,那个设计各个是我自己画的草图,怎么把一些线脚的东西还有栏杆做出一些那个感觉。我们希望通过彩色玻璃的改造把我们这个东西变成一个特点,我们对于探讨研究内部图就是怎么把玻璃成为我们的亮点,借助19世纪20年代开始的东西把它建成不同的形态,包括我们的栏杆,我们通过一个变化能产生一种不同栏杆的效果,包括门口的东西也是,一个屏风,能够起到一个非常不同的效果,希望能够给人一个感觉。这个屏风,还有这个感觉,有一种心态。屏风的做法有一个形象,包括门口过来我们有这么一个造型,给它是很丰富很有特点,比方说从中间有一个亮点,包括图案,我们希望这个图案形成自己独立的形象,是其它项目找不到的形象,所以这个形象出来的效果,希望有一定的亮度,包括几个柱子,把它连起来通过线角到中间有一个亮点。所以我们希望能够出现很简约的图案,像这里就是一个图案连起来的效果,这种柱子跟天花的连起来的方法非常有味道,这个做法起来以后这个空间是在一起的,包括我们在窗前也有这样的图案,这个图案吻合以后也产生非常好的效果,用的建材里面的东西,这个是我们将彩色玻璃进行改良的,但是希望有这么一个味道。用得家具是混合那个年代的东西,但是我们把它现代化。我们有一个模型区,少画一些效果图,通过简单的符号体现出来,还有模型、灯突出来的效果。

  还有一个SPA水疗,我们当时达到的目的是每个房间都要有识别性,从这个空间走过去的效果。这个空间有一个不一样的味道,这个味道达到的效果跟我们在其它空间找到的感觉,一个就是简约。从看到室内和室外进行交流的感觉在这个空间出现。这是我们大概的其它的空间感受。楼下有一个大的游泳池,游泳池也是它的亮点,上去以后看到游泳池,然后想象会所时候,那个感觉。每一次用一些草图去考虑我们一些设计本身的基础,包括它有几个梁,我们通过一种手法把那个柱子连起来以外,通过线条合起来的效果,这样做使我们有一个雕塑感,这样连起来以后可以达到一个比较透明的效果,这个是当时我们做得东西。装修了6个月,6个月里面,我们经常到现场去看,看它的发展。看他对我们图的理解,还有整个做法,其它灯光,我们做了天窗和屏风,也是用屏风的设计来满足我们整个的过程,这个是现场人员,我们自己做了两次,把一些基本的问题都解决好,把有些细节都加上去。包括栏杆都是地下的接口。他很少这样严格地去做一些图纸,做一些装修,他们都把框架做好以后,才根据我们的图纸去做。这些是完工以后我们同事辛苦出来的大概的效果。跟我第一次的手稿图很像,因为都是这样子过去,我们加上一个底部,有一个顶看出的效果,我们从这个空间看出不同的感觉,给他从不同角度里看出空间的特点、空间的味道、空间的感觉,从顶到地这个空间不大,这个结合以后变成很不一样的感觉,很有力量的感觉。包括我们彩色玻璃探讨以后用什么来做,玻璃什么东西,本来颜色是打算拿掉,就有一个抛光石,大理石抛光的感觉来做。包括栏杆的做法也是用这样的做法做出来。能够做一些简约型的感觉给他,包括我们每层看这个东西的感觉不一样,你看那个灯与整个配合是有力量在里面,还有一些小的空间、其它空间的处理。包括我们沙盘,比如说一个灯下来,把它照着中间的位置,这是使我们的沙盘非常好的地图,这个灯就是两个线条。这个是跟沙盘一模一样的做法,就是弧形的灯走过来,一些光过来的效果,整个感觉蛮有自己独立的味道。但是也用了细节,非常有自己独立的感觉亮点在里面,有些楼梯我们都一样的处理。我们做了一个样板房,这个样板房在这个房间里面,这个实际上是一个效果图,今后跟这个差不多,,总共四层高,6米多乘以20米的空间,整个空间有很多房间的大小,有自己独立的主人房空间给他,包括主人房过来以后有书房,还有衣物间。这个小天窗就是有楼下的光透过去的效果。地下室我们做了一个小的家庭厅,整个房不大,我们也希望能够打造出温馨的味道。我们希望家的感觉舒服来做这个空间,也是一样的,我手画的草图给他。我是怎么做的,然后衍生出效果图,一样家的感觉很国际化,国际化不是简欧,就是不复杂,有温馨、有自己的亮点,坐下来有自己的独有的小康之家的味道,也希望通过屏风自己有一些处理小房,我们做了一个效果图,做了一个屏风给他分开客厅跟餐厅的效果,有通过墙壁的处理灯光,有自己非常强的味道,主人房我们也希望能够利用空间达到它多功能的作用,包括他睡觉的时候,平常在这里可能工作、可能休息,所以我们做了很多书架给他,除了睡觉以外的功能。我们大概效果给他就是这样的印象,这里有天窗,有这样的天窗过来打到楼下餐厅里面的功能,用的彩色东西,还有我们大概给他一个其它地方,我们有达到空间的味道,包括楼下我们有一个地下室,也是用这种范围给他,主要是希望能够达到一种效果,是会很舒服,很开心在这个里面。

  我们也是跟会所一样,经常去现场给他会合,给他做一种会合的工作。我们在北京的办公室发挥很大的作用,小事情北京同事也会给我们解决很多的事情。最后都成功了,这个是一种比较内敛的效果本身,细节也是不复杂简洁的感觉。这个是我们用了外贸感觉上去,这种就是温馨舒服没有太多堆砌的东西给他做了好的示范。用金属做了一个屏风,还有比较有力量的东西。很多是我强调了一种柔和,没有一种特别做作的东西,能够产生一种共鸣,好像温馨的范围一样,国际化融合东方与西方文化,有东方的雕塑,还有画的感觉。客厅我们是用了L型的,我们加起来的东西就有一个强调的一种就是融合这种感觉在里面。楼下多功能厅或者是家庭厅给大家一个服务。我老实说每个作品我们都不去很夸张,最重要的是满足一些人看房子以后有一种共鸣,一种心态,觉得像家的感觉一样可以住进去,而且是有品位的,达到一个非常和谐的感觉。我们还有天窗,这里有一个玻璃看到楼下,有这个温馨的感觉,在自己主人房里面会很有含义的东西,会看到我们的天窗帘可以卷起来的东西,这些都是示范,我们怎么处理空间。好了,刚才讲了希望做一些有空间,希望我们的设计能够更加有意思。刚才就是给大家看了两个作品,希望能满足我们设计师的千变万化,利用不同的元素来变成我们自己的东西是一个手法。现在我们是互动时间,我们请Roger和大家互动。同样台面上有几本书,也希望给大家看一本书,谁问问题问得比较好的,我会送给他,有我的签名,当然也有Roger的签名。看谁有什么问题大家可以探讨一下的。现在开始。

 【提问】两位前辈,我第一次看作品是观澜高尔夫的会所,里面的灯光设计非常漂亮,能不能给我们讲一讲灯光,KTV的灯光和其它领域的灯光这块,灯光设计我觉得对我来说是很欠缺。

  【梁景华】你是灯光设计还是设计师

  【提问】室内设计

  【梁景华】你是希望我们讲灯光设计?

  【提问】概括性地讲一下。

  【Roger Billington】总得来说灯光设计的话,我们一定要根据它的目的进行设计,比如说你说的会所、KTV这些服务的对象不一样,所以在这个设计过程中,你要去考虑空间针对的哪种人群,然后空间的目的是怎样的,然后把这个问题去想的过程中,你去要发现不同的解决方案,在发现解决方案以后,再慢慢地去淘汰,一遍一遍去淘汰,直到达到最佳的方案,一般来说把客户的要求考虑进去,结合客户要求,然后再把空间考虑进去。我本人对灯光设计,自己的理念在设计过程中一定要看到光的效果,避免看到光源,当然像我们现在这种空间不属于范围之内,比如说KTV、会所最重要的不要让大家看到光源,光源不重要,重要的是光所打出来的效果。

  【梁景华】我记得我在第五场的派意馆的讲座中,灯光设计大师来讲过灯光设计,灯光在室内设计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我是一生都很注重灯光设计,从小的项目灯光设计我都把关把好,我们都会配一些独立的光,像一些小的会所,灯光把关很重要一个是室内的一体化来打造,所以很多研究而不是简单,关于灯光怎么去把关,比如说反泛光灯、地灯,还有光有不同的灯源,现在流行LED灯,LED灯所产生的效果不一样,所以我们有好的灯光,这都是很大的学问,有些具体的资料说明研究,但是经历很重要,因为我们要了解空间的比例,比方说高度、宽度,还有材料,比如说白色是很受光的,光打过来白色有不同的形态,白色变蓝或者是红,这是灯光影响它,还有一个亮面的反光用不了,还有一些生成的材料激光材料的效果也不一样,还有根据材料形态,还要表达什么,如果是夜场KTV里面不需要什么灯,如果是办公的地方灯可以有很多变换,今天看到灯光是一个泛光灯,讲完以后大家开灯,我讲的时候后面有人关掉,然后慢慢调暗,这些种种的模式的设计也是在专业灯光设计,但是我们平常有留意,比如说平常看电影的时候,你看舞台剧的时候灯光是绝对非常重要的元素,所以我很喜欢看舞台剧,舞台剧会把我们带入不同的效果,不同的气氛,所以灯光可以到那个境界,但是具体讲一天讲不完,所以很粗的介绍灯,是一门很深的学问,现在很多设计师做灯光设计。谢谢。

  【提问】我是英国ATP设计的,我想问Roger Billington两个问题,第一个提到了有很多合作伙伴,他们是其它国家的,因为我们经常有很多视频网络的会议,但是这些外籍的设计师不会为了一个项目跑到中国来,你们是怎么跟他沟通的?很多平面设计的产品,还是深入是什么样沟通方式?是利用什么软件?第二个就是我们公司跟你们公司类似的,也是有很多产品设计师也有灯光的,我们会找他们合作,有些会直接接触的客户,就骗过了总负责的,如何防止这种事情发生?你是怎么防止的?

  【翻译】第二个问题是什么意思?

  【提问】底下的合作伙伴直接跳过我们直接联系,然后下一个业主怎么合作?

  【梁景华】你是什么公司?

  【提问】是英国ATP。

  【梁景华】建筑设计还是室内?

  【提问】主要是建筑,室内也有。

  【Roger Billington】你的第一个问题,我们目前的话合作公司叫做formworks,他们自己开发软件,我们目前使用他们的软件进行沟通。跟你开个玩笑,首先他们是英国绅士,不会做出那种事情,然后跟我们一起合作的团队都是我本人一块儿共事过的,我对每个人的背景工作经验都是非常了解的,等于说我对自己的合作伙伴非常信任的,如果你们公司有这样的质疑态度的话,可能要考虑。因为这个是没有办法杜绝的,我的意思就说,如果有这样的一个后顾之忧的话,就要从内部的组织内部的运作方面去进行一些规范才行。你的问题比较棘手,所以这本书得不到了。

  【提问】我这边有一个问题想问一下两位,我这边是运营了一个深圳本土的服务式的公寓,因为我是本土,没有太多的国际化的经验,但是项目所处的地方会吸引国际化的人士,因此我们的定位是非常明确的,就是25岁到35岁之间的白领阶层或者是商务人士,然后我们的设计风格也是比较简洁的风格,但是实际上运作起来的时候发现国际化人士对空间有一些,就是说因为文化差异或者是生活习惯的差异就觉得不太适用,在这一块想问一下两位有没有什么对这块的建议,因为刚才看了做的样板房,那么作为中国本土化的项目怎么去包容国际化人士的生活习惯不同的需求?设计化的这种差异。

  【梁景华】实际上我刚才一直在讲,我们做每个项目有针对性的,针对性是说我们谁来买这个房子,买完以后怎么用,这是两大块,我们有些解答以后才做下去。我想每个项目有不同的风格,用现代手法这是一个手法,最终目的希望所有的产品设计产生共鸣,产生的作用我们现在又不同的或者是不同的角度看清楚,那个方案是不是合理,或者那个方案是不是人喜欢的?我们那个方案我们研究过,那个方法好像五星级的感觉,不会太酷、不会太现代化,哪些人容易接受,他就觉得像住酒店一样,他没有反对的。而且是当时考虑一个买房子的人反对的,他买完以后租给国际人士,第一个有钱当地人买房以后他有感觉,他觉得这个是值得投资的,他才买。第二个他的目的是投资,他会考虑产品的性质,他觉得产品值得投资他才买,所以有两个目的,第一满足本地的人投资欲望。他觉得投资是对的,所以有一定的豪华程度见到他。第二个他做完以后容易租出去,为什么容易租出去,那个产品容易受到人家共鸣,我们选刚刚的方法看起来好像没有很大设计感,但是我们做设计不是给设计看,我们做设计是给区域,人家卖房子也好、销售也好、以后用也好都是一种产品包装的,用我们的经验、用我们的能力、用我们的设计办法去包装。不是去一定要表现我们的创意。一栋样板房的时候或者是能住的时候,不是中间一个小结构的转变。所以我看我的售楼中心很有设计感,但是所有的别墅的是不一样的,因为我要做家,我要做居住环境,所以不可能太夸张,不能跟我们的住宅有脱离的感觉,谢谢。

 【Roger Billington】你提的这个问题是比较好的,你可以得到一本书,因为你现在这个风格的话是中式风格,但是想去迎合西方人生活品位习惯,只要是好的中式设计,外国人比较容易接触的,如果想吸引西方人士一定要融入高科技元素里面,举一个苹果的例子,中西方人用起来非常上手,可以使用一些高科技元素,因为你的人群是25岁到35岁,这个里面非常重视高科技,还有里面的控制温度,窗户所有的都是要设计成一体化的元素之类的,加入高科技元素是比较喜欢的,所以这样的话,很好的解决这个问题,技能化。

  【梁景华】我刚才讲过例子,你要明白这些国际人士他追求什么东西,他不一定是想你要的东西,中国有两点,第一点他希望中国化,希望都能了解,所以中国化的时候我可以追求这个点。再一点如果有了中国化以后他又追求国际化,感觉跟IPAD没有关系的,但是他可以走在前面又是很现代的感觉,所以有两点可以吸引他产生共鸣,所以两点从两方先做,这是不一样的解释,必须知道你要什么东西,他要什么东西要满足他。谢谢。

  【提问】我有一个问题想请教一下,推进的过程中,对现场的对接,你本人也会去现场,北京的办公室同事做一些辅助的工作,想请教一下你对设计管理的整个过程团队的架构建设这块有没有好的建议?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想问一下Roger Billington先生,刚才Roger Billington先生有提到,跟公司的一些项目的合作单位不一定说一些固定的合作,可能有项目才合作,那么这个合作过程中的话是不是Roger Billington先生的团队也会固定这方面的人员跟他做专业的对接?这样的话会不会导致Roger Billington先生本身设计团队人员非常的庞大、臃肿这样子?

  【梁景华】他公司只有30几个人。

  【提问】对,想请教一下Roger Billington先生对设计团队这块有没有好的建议?

  【梁景华】我基本上是很注重整个设计的一个整体性,我举个例子很多其它的公司希望跟我合作,他们帮助做施工图或者是做一个跟进工作,我说不行,我们公司必须把整个项目接下来,然后进行整个项目的跟踪,所以我们公司对项目很严格的要求。项目是由我开始的,从每个范畴完善,我的概念出来,比如说北京的项目,我筹备出来以后,让下面人帮助我完成施工图,都有一个团队去完成,完成以后这个团队里面有一两个负责人,他会跟踪这个项目,这个人可能有一个在香港、在北京这两个人一起去联络,包括谁投标、中标谁是施工队,我们会跟业主沟通,整个过程之中,我们都会去参与,他们做完以后有没有错,到最后把关,就是软装,大部分的软装都是我们自己去做的,把客户的软装放在我们的项目里面,放好所有软装之后,自己去看一下,当然不是每个项目,是大项目能够自己去的再去,所以我们一般就是跟整个项目,所以我们很辛苦,但是我们希望每个项目要完美的结果,希望给业主交代,所以我们每个设计不是哪个,一定是从头开始,把那个概念从头到尾能够完成整个项目的本身的东西,然后才有一个好的结果,才有好的口碑,业主才认你。我觉得是可能会不是最好的服务。

  【提问】我还想再问一下您后面跟甲方对接的人是前面帮您深化方案的人吗?

  【梁景华】基本上是,我刚才讲了整个团队里面其中有一个人是负责这个项目,从头到尾都是他,可能是选择香港的同事和北京的同事,这个同事是小事情和北京的同事一起解决,但是大事情呢,北京同事会通知我,我们e-mail交流不会有问题,抄送给我、抄送给香港的同事,北京同事听命于我们香港同事负责这个项目的设计师,有时候设计跟北京的设计是很密切的,因为跟我是很密切的,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他们会找我们。

  【Roger Billington】因为我们这个就像您说的很多的顾问和其它的合作公司都在国外,所以他们来这边不太切合实际的,所以我们基本上有一个项目协调员,根据项目的多少来决定的,这个项目协调员在中国,然后他对负责项目的协调进行联络,然后到施工的话中国办公室有一个设计师,到现场进行监督就跟刚才梁老师的方式一样。

  【提问】我想问梁先生一个问题,他们刚才在讲资源整合,把好的资源整合在一起,梁先生怎么来看待资源整合运营公司的?比如说我整合一些设计公司,这样你的服务领域更广一些。

  【梁景华】这样也是,我们实际上是,我也曾经都考虑过这个问题,有时候找一些其它的设计师帮忙做一些项目,但是我还是觉得我的概念性比较强,很多时候我会自己主力比较多,我曾经是有两个项目,在加拿大的一个朋友做过案子在黑龙江的一个酒店,还有在杭州的酒店,我们曾经这样子合作,但是我还是觉得大家理念不一样,我还是觉得我自己,可能我比较强,我就不希望跟很多其它的合作,有时候他可能会跟我想的方式不一样,都曾经有一个案子,我觉得我们公司自己内部一起处理比较好。因为我是什么东西可以做,基本上我对自己的设计方面的想法很快,有些东西很快就想出来,把我的想法,我放手跟踪下去比较容易做,Roger Billington他的做法跟我们不一样,我会注重自己的创意,如果跟另外的顾问沟通很久,我可能会沟通很长时间,我的方法是这样做的,看看Roger Billington什么意思。

  【提问】第二个问题就是你当时是基于什么理由来到中国,来到中国以后你通过什么途径去传播和推广的,当公司发展到一定程度以后,你的管理和做设计这块是有冲突的,你怎么去平衡的工作比重?还是说这两个可以兼得的?

  【Roger Billington】第一个就是因为我有一个中国太太。第二个问题我怎么去包装自己,刚才在汇报的时候也说到我把自己品牌化,把自己的设计风格以及设计理念要有一个个性化把它包装起来,让人们知道这是我的风格。怎么样去包装自己,首先的话你要相信自己,自己是什么样的就是什么样,不能是别人希望成为什么样。第二个你比较年轻,很多情况下比如说,你接到一个项目,但是您并不是喜欢项目,你在做的这个过程当中,要知道自己的设计风格,自己是什么样的设计,把你自己要个性化起来。当然这个阶段可能没有办法实现,但是你一定要有这样的理念,慢慢的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地去积累,你要对其他的公司进行品牌包装和设计,当然你要了解公司本质性的东西,这个跟你了解自己是一样的,你要知道自己的特长在哪里进行优化。问我怎么去平衡设计师和管理方面的角色,设计对我来说是一种生活方式,我并不觉得设计是一种工作,作为设计师而言,或者是作为设计的管理者,对我而言是差不多的,没有太大的区别,我就是把设计作为自己的生活方式。

 【提问】我想问一下Roger Billington一个问题,我们刚刚说到了,在国外的时候,他的客户和设计师的关系是合作关系,在中国我们是一种服务和被服务的关系。我想问一下Roger Billington然后来到中国,看到这样的问题,你在中国是怎样处理这样的一个问题的?中国的这样一些设计师,是像你们一样,像国外一样学习他们的生活方式还是有其它的一些建议?谢谢。

  【Roger Billington】我慢慢来一点点说这个问题,目前设计在中国是一个非常年轻的行业,不像西方有上百年的历史,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设计师与客户的关系是一个发展漫长的过程。但是刚才提到我们这个关系,设计是一个比较年轻的行业,他也理解设计师需要吃饭、需要挣钱,所以有的项目该接的话还是要接,所以就是这种形式。在我们公司是这样的形式,有一个阶梯,这个阶梯是比较丰富的经验,怎么样处理客户的关系,他把这个叫做对客户的控制,尤其是作为外国人,他的汉语说得不是特别的好,所以有的时候设计师需要跟客户沟通,把他的意愿传达给客户,这样的话客户会觉得是一个外国人所以接受他的观点,所以比较有经验的设计师一定需要怎么样学会控制客户,这个控制不是要说什么,而是通过专业性说服他,不是说创造出一种非常尴尬的局面做这个做那个。当然专业度也要跟着你的年龄慢慢积累。年龄也是一个问题,所以也是一个漫长的慢慢过渡的过程。

  【提问】我想请教Roger Billington先生,刚才提到格拉斯哥艺术学院,他提到的新艺术是侧重于基线风格,我的问题是他们这些设计师有没有尝试过把中国的风格本土化,因为刚才看到几个椅子就是原汁原味的基线风格,在中国有没有尝试呢?

  【Roger Billington】我不知道我的回答是不是针对你的问题最佳答案或者有没有回答到你的问题,每个项目不一样,在接到特定的项目首先看客户的要求是什么,再者这个项目有没有局限性,一定要把项目的局限性和客户的要求统一起来进行开发和设计。你刚才提到怎么样去转变,怎么样进行重新设计,这个要针对不同的项目,没有一个特定的跟设计师之间进行重新的创造或者移植过程,接到项目结合客户的需求,局限性再进行处理。

  【提问】设置新艺术风格这种设计师现在在深圳还是在国外生活?

  【梁景华】就是当时他是,他刚才介绍是PPT里面的,他是有这么一个学校,里面有一些这样的风格,不等于是他有设计师做这个东西的,他只是告诉你历史是有这样的方式,不是说有这类型的设计师存在。

  【提问】你好,梁老师、Roger Billington先生。我想请教一下梁老师,我刚才看到两个作品,这两个作品我很喜欢。第一个作品我看你运用了很多符号性的东西,运用的家私、地毯都有联系贯通,作为一个空间,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联系,形成了不同的空间、不同的房间联系。第二个看到视觉效果在大堂,四层中通,开始的是平平淡淡的,你做了一个结构性的贯通,这个就造成了很大的,我们对很大的设计的东西,可能我们会做三个方案,让甲方去选择,因为我们这种很大很突破的东西业主很难接受,因为我们做设计改变思维基本上像Roger Billington先生说的,我们是为甲方服务的,你做这么大一个设计,怎么样跟甲方沟通去接受你的设计,这个沟通是不是很难?还有一个我想问一下,我看到Roger Billington先生的介绍,他的一些国外的朋友,他设计的一些家私灯具包括工业性的设计,很有动态,很有设计感,但是在中国可能很小,因为我们做一些配饰,用一些比较好的区分,有点像阿特米德装饰的灯,像意大利、德国的原本很经典,可能过了十年八年还在流行,可能在中国很容易山寨出来,原版要一万块钱出来,我们山寨出来可能就三四百块钱,我想问一下Roger Billington先生怎么样去看待我们的“山寨风”?

  【梁景华】实际上是我做这么多年的设计都明白你们年轻的时候,我也年轻过,怎么去影响业主,怎么把方案给业主接受这个问题我们曾经都碰过这个难题,像我做这么久说服力比较强的,所以我们不需要做很多方案的改变,能把一些方案性的东西比较容易搞定,所以比较方便。当我创作一个设计之前,我不停地去自己内部选择,往哪个方向走,我内部选择的时候这个方案对这个项目的影响力,还有对周边的影响力,或者是对整个建筑本身的吻合性,还有整个空间怎么融合到我们方案里面去,我做了很多草图,我们这个方案对这个项目有什么影响,这些都是我内部去找,我觉得这个方案是对的,我就独一无二去推一个,因为我已经选择好了,再去结合一个新的创意,这个创意是人家没有的,如果他不同意的话我就惨了,我就重头来一遍,所以我不给他选择,没有选择的余地。当你看过设计的历史,我知道什么年代有什么东西出现,所以我是把它用在中国,把它改变一个形象,就因为我要告诉自己,所有的设计是可以跟以前的历史故事关联起来,我讲这些故事给他,他明白,原来建筑是可以有这样一个感觉,在同一时代出来的效果,所以我讲完以后,他明白原来这个是可以跟这个故事连起来的。我们从整个画面、从整个感觉故事性的东西往前发展,所以我们有一个对角性的,希望能够贯穿整个设计,包括整个门口的东西,我们的东西有重心,一个方案、一个市场要关心下去,这个是我们做设计的东西。刚才讲的山寨的东西,copy人家的东西,看到哪里很漂亮,然后把两个结合起来复制,这样必须有一个中心思想结合下去,这个看起来很漂亮,画效果图很漂亮,但是没有中心的思想是不行的,所以我的东西弧形、直线有很多横摆的有很多不同的现象,我们每个项目有一个中心思想,这个项目是给他的,或者说我跟业主聊,要说一个中心思想,这个没有办法复制,像我们做项目的,有很多屏风、栏杆都是用LOGO变出来的,你复制不了,你复制会所人家是觉得那是观澜的东西,那个办法是原创有自己独立的风格,有自己独立的灵魂,所以我觉得我们设计师应该这样做下去,不要复制,要贯穿整个项目的中心思想。

  【Roger Billington】我想把这个分为两部分,第一个刚才说的家具之类的东西,比如说举一个例子,一个巴塞罗那椅,正版椅子有上百年的历史,那个椅子非常昂贵,是6万美元还是多少钱,他就说如果买一个山寨版的话并不会影响这些人的生意,所以山寨版的生意并不会影响正版的生意,因为他们所设计出来的产品,相对没有钱或者不能够去购买,这些人也不会是他的消费群体,因为每个人都想要好的设计。那些好的设计和正版的东西非常昂贵,所以也不一定买得起,也不会影响正版商家的利润,因为那些有钱人会买的。他会发现重要的区别,就是一些科技和技能方面的智慧财产权这个坚决不能去复制的,比如说他刚才说的设计师,这个人花费了25%的年收入利润去投资调研与研究,他花了23年的时间才开发的科技,如果这个东西被复制的话,他会觉得会影响人的利益,他觉得中国应该自己去创新,尤其是科技方面,这个才是重要的东西,像其它的家具没有关系,但是不能盗用人家的智慧财产权。复制以及偷窃很难去界定的,像这些家具产品可以,但是智能财产权、调研会影响人的生意,是坚决杜绝的。我有一个问题问你,作为一个设计师你设计出来了那个产品,但是有的人把你的设计想法理念偷出去了,然后做出来的东西非常便宜,让你没有利益,你会怎么想?其实这个归根到底是每个人应该去思考的问题。

  【梁景华】最后两个问题。

  【提问】我想问相对于一个品牌,它的专卖店这块的话它的品牌应该怎么去融入?包括企业文化、企业DNA应该怎么去融入?

  【Roger Billington】这个问题非常的简洁。

  【提问】专卖店的设计还有保存企业文化怎么样去融入专卖店的设计?

  【梁景华】其实专卖店很注重品牌的形象,这个很重要的,大家都明白,实际上是有些准备做品牌设计的公司,不单单从店铺开始,从他的接受能力的形象开始,比如说他是一个钟表的店铺怎么样去打造他的形象?同类型产品中要突出自己,这个是第一要点,这个要点是一定有一些东西,比如说他有一个产品之中或者是形象之中有一个特点,这个是非常重要的一点。我们做品牌的一开始从LOGO到他的印象到店铺到他的服装对它的产品整个东西都是一个很紧密的计划、筹备、调研以后产生的效果,还有它的颜色,比如说黄色要很能够吸引他。还有星巴克,好像它是女皇那个东西,但是感觉它是休闲浪漫的感觉,这个浪漫的感觉跟文化结合在一起,他的店铺每个店都是灯光不亮的,都是暗暗的灯光,有注重情怀的感觉,这个就是我们用什么办法去打造一个形象影响大家、影响观众,包括以后宣传、拍广告,再包括所有产品里面的定位,所有的东西都是品牌设计的重要的点。过去有很多成功的产品比如说NIKE,NIKE实际上很简单,那个你是不能仿的。李宁做一个产品也是有这样的感觉,但是这个不好太像了,所以要有一个图腾,产品中不能有图腾的东西,所以有的产品不能打入国际化,为什么?人家不能接受。我做完东西我就对了,这个是一个代表,所以这个泰克(音)就成为他的符号和标志,他一连串的广告人家很容易记住。我刚才讲的几个例子,LOGO很重要,LOGO影响你的东西,LOGO里面有颜色、有企业身份和企业形象,企业形象每个产品都很重要。中国银行里面有一个中字,圆形就代表中国的铜钱,而且那个字就代表中国银行,所以这类型的LOGO衍生到广告所有的一切都是一个系列,有的是花很多钱有些设计师做一些东西给他,希望能够做出来产品的特点、产品的形象,这个形象的做法是绝对影响所有的生意的结果。我先讲这么多,我举个例子就是怎么做品牌,我们做设计是一个部分,这个部分是说明打造品牌其中的一点,比如说香港渣打银行用的蓝色绿色是一样,他很标准化,里面有什么颜色都有标准,他希望有一个总体的效果,是控制在里面这个是一个东西,还有其它不同品牌的打造方法,比如说餐厅、其它的店铺都有很多。还有一些国际的品牌,比如LV,他们国际品牌的形象是非常很重要,而且他每年都研究怎么做这个品牌,他的形象是能够全球化。每个小的东西都有注册,你不能复制,复制以后都完蛋了,中国的很多复制大家都明白了。我们要明白品牌的重要性在哪里?看看Roger。

  【Roger Billington】这个问题范围比较广,就是专卖店的设计因为要看专卖店的目的。

  【提问】珠宝店呢?

  【Roger Billington】珠宝公司他的目的是想吸引客户进行消费还是想展示他的品牌?

  【提问】都有。

  【Roger Billington】祝你好运,这个要求太庞大。因为客户的要求以及专卖店的目的是非常重要的,设计不是像大家想得神秘的一件事情,所以你会看到很多设计师跨领域设计,你设计出来的东西结合客户要求,以及你设计的局限性非常重要。比如说爱马仕,像这样的大品牌专卖店,他们的目的不是吸引消费者去购买,因为他们的品牌建立了很多年,他们想展示自己的品牌,所以里面可能展示一个包或者是一个商品,但是如果像其它卖手表的商品,比较廉价的手表,你进去以后有很多层面进行选择,这个专卖店是一样的,所以还是回去问客户他的要求是什么,他对专卖店的定义是什么,通过他的要求,以及结合设计的局限性,才能出现一个比较合适的解决方案。

  【梁景华】最后一个问题。

  【Roger Billington】这个问题是一个通见的问题,但是这个问题是一个非常广泛的问题,设计不是一个可以套用的公式在里面,像一加一等于二,就是说很多时候成功的设计,是要靠设计师与业主成功的沟通,通常的话客户有很多的要求,但是并不是他的需求,所以设计师需要有能力区别这个要求以及需求。我刚才举例子,我要三个把手在这边我要金色的什么的,刚才梁老师也说了设计师要下去进行调研,所以客户的要求是设计处理的一部分,拿到要求之后设计的局限在哪里,作为一个优秀的设计师要发现真正的需求在哪里,而不是迎合他的需求,也不是调研就可以解决的问题。

  【梁景华】好吧。没有问题了吗?还有一个问题。

  【提问】我想请教一下二位,对于苹果手机4S到5的工业造型设计的话你们有什么看法?还是说苹果已经失去了创新的能力?

  【梁景华】乔布斯创造整个苹果,在我们以后历史上都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人,就是把我们现在的时代,一个生活习惯都改变了很多,影响全球,应该说他是一个很伟大的人,我觉得他的这种做法是很难得的。我不喜欢三星,我觉得三星是复制苹果的做法,他既然有苹果4S还有苹果5商业的行为把原创的东西弄上去,全世界没有第二个乔布斯再出现。所以苹果5还没有出现以前,很多人评估苹果生意会慢慢掉下去,很难这么强的发明这个东西出来,对我来讲,我是苹果的粉丝,所以我会用他们的产品,以后看看苹果5有什么新的期待,里面有研究员,他们一些发明家,他们经常关在房子里面不断的研究新的产品,我听说是这样子,我希望这些人能够再创造一些奇迹,大家一起做,但是现在苹果5明显没有进步,他只是把以前苹果3的东西加一点功能上去,他的款式也都跟以前差不多,没有什么改进。三星我跟你讲我不太喜欢,因为我觉得这个产品,不是说不好,我觉得还是人家复制的东西,人家改良,我感觉还是很喜欢自己的苹果。

  【Roger Billington】之前对苹果公司没有非常中意的立场,之前也使用苹果的手机,现在不用说了你也知道了我对苹果的看法。苹果公司创新之类的不是有特别大的兴趣,现在关心的问题是苹果公司所揭露出来的消费者的心理和消费者的行为,因为我们知道苹果公司他们在发布一个新产品的时候有很多人一直排队去购买,购买一个手机排那么长的队,可能照相机的质量高一点怎么样,我觉得让人太不可思议了,是一种扭曲的消费行为和消费心理,这是苹果公司暴露出来的让我看出来的现状。

  【翻译】梁老师就是说他不同意Roger Billington的看法,他觉得好的产品应该有这样的粉丝去买,而且三星也是盗用苹果的科技,不同的看法。

  【梁景华】大家看法不一样,每个人的看法不一样。

  【Roger Billington】这个苹果产品先不提,先说一下乔布斯本人,他也是非常让人有启发的一个人,他本人并不是设计师,但是他使用了设计原则,他把这个设计原则很好地发挥到企业中,刚才提到了客户的要求以及设计的局限性,以及尖端的科技,他了解得非常先进,传达给设计师们一定要把这些传达给客户最先进的产品,这些是首席设计师没有想到的,所以这个设计原则值得借鉴的。

  【翻译】梁老师就是说其实这个推动力量,推动力量的关键人物是非常重要的,而乔布斯的角色在他们公司是起推动力量的人,他是一个把关非常严格的人,他就说我只就要一个,所以他的话就是设计团队进行设计,但是这个推动要求的人必须要严格的执行出来,这才是他的魅力所在。Roger Billington说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有一个伟大的女人,这句俗语也可以运用到苹果公司,乔布斯背后就是苹果公司的女人。

  【梁景华】今天是一个非常长的时间,主要是探讨苹果的问题,我们就选三个最好的。今天感谢大家,下一次我们12月有一个很厉害的设计师,基本上在香港50%到70%的样板房都是他做的,香港都是豪宅不容易,香港的房子很小都是做的很精致,这个人基本上很少讲话的。请他过来看看他怎么做豪宅的样板房,很多香港的豪宅都是给新鸿基、长江这些公司做的,因为我曾经也尝试过跟那些公司打交道的,很难做。所以他压力很大,做出很多产品、很多设计,所以我们还是请他,打电话给他,看他来不来,如果来的话机会真的是很难得,到时候会在网上宣传,今天谢谢大家。谢谢我们的Roger先生,谢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