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2/19 返回 >>
IDCF2012亚太设计论坛巅峰对话:现状与反思

2012第六届亚太建筑与室内设计高峰论坛巅峰对话:现状与反思

  9月9日,以“赢在品牌”为主题,2012第六届中国(深圳)国际室内设计文化节在深圳国际会展中心隆重举行。作为设计文化节的重点品牌论坛,第六届亚太建筑与室内设计高峰论坛同期举行。本届论坛邀请了来自国内外的设计大师、高校专家学者、设计精英等登台演讲。本届论坛的第一个对话主题是“现状与反思”,由台湾著名建筑师、哈佛大学建筑硕士史迪威先生担任主持。对话嘉宾分别是:印度室内设计师协会副会长 Ar.Nitin Saolapurkar ,日本坂仓建筑研究所所长东泰规 先生,英国著名设计师、B+SW设计董事及首席执行官 Roger Billington,PAL设计事务所创办人及首席设计师、香港十大设计师梁景华 先生,台湾天坊室内计划有限公司总经理 张清平 先生。

              

主持人:台湾著名建筑师、哈佛大学建筑硕士史迪威先生

  【史迪威】上午的印度的理事长谈到了他是综合性的印度建筑的发展,有印度本地的材料、颜色、工法等的变化,同时他把现代主义、科技处理主义等作为他的总结。所以我们第一个问题也是给到了印度室内装饰协会的副秘书长,我想问一下他,在我们的印度这样的设计师群体中,你面对这么广大的地域,广大的材料,以及看待气侯变化的时候,印度有自己的主流思想吗?还是让各自的思想去发展?

               

印度室内设计师协会副会长 Ar.Nitin Saolapurkar

【绍拉佩卡】印度是一个非常大的国家,所以这个国家的材料也是非常多的,所以他们在材料的选择上也是非常多样化的。

  在印度我们是一直有这样传统的国家的历史,所以他们做建筑设计的话,他们也是按照一定的传统来做设计的,所以他们一般情况下都是按照他们的历史传统观念、传统思想来做设计,并没有谁有主流化多方面的发展。

  虽然现在的建筑当中也会运用多一些新的材料,这些材料也在不断的使用,但是他们所使用的材料大部分还是继承于传统的印度文化的。

  无论现在的设计如何发展,或者是科技怎么样运用到设计当中,在印度他们用设计的项目来满足人们的精神需求,而不是简单的用于居住的情况,更加体现在精神上。

  现在的印度也做了非常多的现代建筑,也运用了一些新的元素在里面,但是对他们来说,唯一不变的就是他们对建筑的这种传统的理解。

  【史迪威】谢谢我们的副理事长,其实我问这个问题有一点很重要的是中国在现代的发展过程中非常快,地域性的材料和建筑的工法都非常的单一,因为快速没有让我们有太多的时间去思考,所以他们第一位演讲的嘉宾所谈到的怎么样建设全面性的,包括刚才副密实长也谈到了他们的东西有持续性,他们认为这个是很好的方向。这个在国内来看,印度这样的角度,可以看印度的设计的文化和成果,他们是非常多元化,而且非常有印度的本土文化的特性。

  接下来我也请第二位建筑师,就是我们的东泰规建筑师,他在坂仓74年历史的工作室里面工作了这么多难,相信对他也是很有影响的。我们知道国内的事务所的老板找人非常困难,因为员工的忠诚性太差,我想这个是大家都知道的问题,但是在日本,常常一个事务所里面,他们所具备的员工,他们常常工作的都是非常久的,5年、7年、10年都不算什么,他们出了社会之后就一直在那个地方。我们想要了解的是,站在今天的日本,或者是东京的专业里面,包括刚才介绍他们的创办人,非常的尊敬,而且是很荣耀的介绍自己的事务所,同时不把自己放在整个事务所的前面,我们看到日本对于本身专业和伦理的传承,这里我想请东泰规先生聊一下,日本的建筑事务所和你之间的关系是怎么样连接的?是以什么样的心情来为公司服务?

                

日本坂仓建筑研究所所长东泰规先生

  【东泰规】在我们的公司里面,其实也是和现在的很多公司差不多的,大家看网站,然后到我们公司来应征,但是在我们公司,前3年是不会作为正式的社员来工作的,大家都是作为学徒在公司里面工作,然后公司判断他是否有成长的动力。

  在日本,比如说在现场的话,有一个我们中国人所说的“师傅”带领着一个“徒弟”,“师傅”教“徒弟”,然后一代一代的传承下去,其实在设计公司里也是一样的,在设计公司里面,工作满10年,才刚刚成为一个正式的建筑设计师,并不是一天就成就了一个设计师,他们是通过年月的积累,才刚刚成为一个能担当责任的设计师。所以作为我,还有我们公司所有的社员,在10年里肯定不会离开这家公司,因为大家都是抱着一种学徒工的精神在进行学习。

  【史迪威】谢谢东泰规先生,其实谈到了一个关键的态度,日本还是沿袭传统的“师傅”带“徒弟”的管理,其实进入到一个事务所,事务所对他的认同是一个十年的过程,十年对我们来说是不可想象的,但日本有这样的一个精神,包括刚才的建筑物,必须要用设计的美感、材料、现场做测试,一个事务所可以做到这样的一种非常严谨和极端精致的考虑,我想也是日本站在世界舞台上保持着非常强的能力和品质,从事务所是可以看出来的。

  接下来有请梁景华,他在亚太三地是非常知名的设计师,同时也有非常多好的作品,他的作品中非常具有中国的特色,我们也想了解一下,在梁先生的成长的过程中,我们讲香港是很西方的、商业化的大环境,你以这样一个中国人的背景,在如此趋势下往前走的时候,他只能训练自己成为一个代表东方,或者是代表中国,或者是代表香港精神的一个设计师。

                       

PAL设计事务所创办人及首席设计师,香港十大设计师梁景华 先生

 【梁景华】谢谢大家。

  其实我在香港长大,在香港受教育,但是我最重要的一点是我还是中国人,我对中国的情结是非常深的,30几年前我去过北京,那时候刚刚改革开放,我是第一个,我和我老板是第一个到中国内地的,当时给我的感觉很深,当时全都是很清纯,在后面看都不知道是男和女,因为大家都很平等、很一样。给我的印象很深,当时我感觉中国是一杯很清的水,我们一眼就可以看到杯底,假如说我们有设计的教育和培训之后,我们是应该去帮助中国去发展,帮助中国往亲走,就在接下来的几年之后,我一直都发展下去,而且现在来讲,我90%的项目都在国内,我就是靠这份诚意,希望能够使中国走到世界的前面,成为非常有力量的一分子。

  如何看待我自己的力量和影响呢?其实我只是做了一点点功夫,我希望可以给我们很多的自由发挥,可以把我们的经验都用到项目去。中国有一个好处,它是很开放,很多东西可以允许在里面发生,可以在里面发挥我们的各种设计,放在不同的地方,比如说在餐厅上面、会所上面、走廊上面等,都可以发挥我们的设计能力,去提供一个非常良好,非常前卫的条件给大家生活,这是我很开心的。所以我很努力的研究中国文化、中国历史,然后结合我的经验一个一个的项目做下去,我现在还是希望在我有生之年可以做多一点,可以有一些贡献,可以给到中国我能力之内的东西,可以让大家生活好一点,可以对整个中国有一些影响力,对设计界有所交代,这个是我对自己的一个期望。

  【史迪威】谢谢梁先生,他非常的客气,他谈到了他也很认真的把他的位置和人生的经验部分,把自己的设计都融入到中国的发展里面。我们知道“品牌形象”,其实日本是以公司为品牌形象,梁先生把自己作为一个品牌形象,同样的品牌启动的年代,有各种各样的方式来驱动,让品牌发挥更大的效应。

  我们知道中国近代两百年的历史里,有一个“门户开放”政策,包括邓小平把深圳的门户开放,带入了中国新的改革发展的新纪元。

  接下来我们访问一下罗杰·比林顿先生,因为很多的老外在中国的清代、明代都有传教士来到中国,他们把西方的科技、西方的文明,西方的宗教的观念都带到了中国,过程里面其实他也逐渐的一部分同化了自己,改变了他自己,另外一部分他也把一些他认为,或者是他从小成长过程中的西方教育也转换到了中国的环境里面。罗杰·比林顿先生本身是英国的建筑师,同时他在英国、在纽西兰、在澳洲都有他的设计的工作,同时他带领了好几个国际的专业团队来到了中国,除了规划、建筑、室内设计、形象、家具设计等都有涉足,我们想请他谈一下,西方设计师的角色里面,他跨越了很多的领域,他怎么定位他自己?怎么样能够给我们一些看法,是关于新一代的设计师该如何扮演他自己的角色?

                

英国著名设计师、B+SW设计董事及首席执行官 Roger Billington

  【罗杰·比林顿先生】首先我们要关注的就是我们对自己文化的一个理解,不管是在哪个国家工作,我们首先要确认要立足自己文化的根。

  中国的发展非常的迅速,所以中国的青年人很多都会有一些自己的态度和看法。

  作为在中国工作的我,作为一个设计师的角色,我会经常做一些调研,关于中国的一些历史文化、中国的古老的历史哲学,把它运用到我的国际设计项目中。

  在中国的话,我有一个设计工作室,叫做“B+SW设计师事务所”,我在这个工作室的时候,我尽量的通过我个人的一些理念,还有一些管理方式来影响我的设计师团队,鼓励他们多做一些调研和调查。

  中国的设计历史是非常年轻的,目前只有30多年的历史,而我作为一个西方的设计师,中国的价值可能就是通过自己来影响中国的设计师多做一些调研,多体现出一些设计的专业度。

  【史迪威】谢谢罗杰·比林顿先生,他其实也很谦虚,因为他基本上提到以他西方的文化背景来扮演自己,同时要了解在中国的项目里面,把中国的价值观和中国的文化融入到他的设计和作品中。

  大家知道,中国文化传统经过内战之后,我们台湾其实也分开了和中国大陆的基本发展,台湾其实延续了“马关条约”被日本统治,清朝和明朝之前,从福建移民到台湾的文化,建立了三地同胞的本土文化之外,其实台湾也具备了很有特色的中国的缩影,同时台湾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没有受到影响,所以这些文化都得到了延续。

接下来有请张清平设计师,他也是台湾来的,中国的文化和中国的理念里面,在您的设计里面,您看到了什么机会?或者是用您的角度来思考中国的设计精神哪些可以延续到现在?

               

台湾天坊室内计划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清平 先生

  【张清平】谢谢。

  其实我们两岸都有共通性,在设计理念角度来讲的话,我觉得台湾的设计师所谓的概念的发想可能是有所不太一样的,就像刚才主持人讲的,是经过了一个文化的变迁而产生的现象。我倒是觉得台湾的建筑,或者是我们大陆内地的建筑,它应该朝着一个正确的方向去迈进的,就好比我们认为在建筑里面应该要满足四个条件,第一个就是所谓的它必须要有一个主题性的建筑;第二个我认为应该是一个所谓的智慧的建筑;第三个我认为它应该是一个美的建筑;第四个它必须是一个绿的建筑。

  刚刚讲如何生成一个主题性的建筑,我觉得一个好的设计应该融入所在地的文化,用所在地的文化的概念去融入这个设计。

  那这个美学建筑也是一样的,我觉得居住,或者是这个建筑,不见得只有一个住的功能,其实它可以融入设计,可以融入艺术,让这个建筑就好象是雕塑品一样矗立在大地之上。

  还有我觉得任何的建筑都要符合智慧性,智慧性就要有通用的设计,让所有的规划都非常的人性化。

  另外提到了绿的建筑,不是说种了几棵科就是绿建筑、就是绿设计了。我觉得绿建筑必须要在这个建筑的生命周期里面必须要达到消耗最少的资源,使用最少的能源,产生最少的废弃物,然后用生态的方式去延续。

  如果能够符合以上的几个条件,我相信就是好的建筑和好的设计,谢谢大家。

  【史迪威】接下来我们站在刚刚以设计师、协会、专业的角度谈一下他们的角色在行业里的看法和变化,今天我们的现状是什么?其实以中国的大环境来看,它是和世界都有连接的,但是也有冲突的,今年的第13届威尼斯的双年展,其中的主题是叫做“一个共同的基础”,这个“共同的基础”就来自于人性,来自于我们存在的这个世界,我们共同的居住在这里,我们是不是有一些可以让我们“共同”的基础呢?让我们协调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面,协调的生活在这个区域里面?其实整个趋势来看,中国和日本有钓鱼岛的问题,中国和印度有假想敌的问题,中国和欧美也有竞争和商务的竞争的问题。站在我们设计师的角度,在这样一个国际性的论坛上,在座的每一位都可以发挥自己的影响力,让我们世界更加美好,能够借助文化的交流,借助彼此的认识,让我们做一个更好的推手,让世界很多的冲突可以避免,更多的交流和认识可以解开大家的心结。

  我们知道接下来可能会提到文化的认识,我接下来还是请绍拉佩卡先生,其实上午的印度演讲嘉宾讲到他们很注重喜悦的认识,我之前到了印度,我坐车到酒店之后,我非常的惊讶,那里有很多的乞丐,也很落后。但后来的几年,印度做了很大的调整,像孟买事业里的宝莱坞,他们跳着团体舞非常的高兴,所以可能喜悦是印度人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他们的经济可能不是最好,包括像他们说的项目不是最好,但是他们玩得很高兴,所以想请绍拉佩卡先生看一下,如何帮助揭开印度的心结?

  【绍拉佩卡】刚才你也提到了威尼斯双年展的主题,确实是值得讨论的主题,他们认为可以用这个方式来做到互动,创造更好的合作。

  印度确实是一个拥有历史传统的国家,在这样的发展过程中,如何保留这些传统就尤为重要。印度现在的生活确实也是经常举行很多活动,确实是一个非常多活动的民族。因为这样的活动经常举行的话,就可以加强他们的相互的连接,使得社交更加的频繁,而且这样的活动也是基于宗教的信仰,基于对上帝的感恩,能够创造这么美好的生活给我们,这样可以加强平时对传统文化的认知度。

  在中国和印度双方加强文化上的交流,尤其是印度经常举行的相关活动非常的丰富,可以通过这样的活动可以传递一些他们印度那边的价值,包括对生命、生活的强调的一种方式,可以加入到中国的设计当中。

  在他们的社会中,生活就是尽兴,像过节日一样。在我们的国家里,所有的节日都是受到尊重的,而且节日非常多。

  其实像共同的的话题,全世界大部分情况下都是一样的,我们所生活的方式,我们所独到的生活的理念,在大部分情况下,我们都会是一样的。

  社会在科技和网络的发展上,大家相互沟通的方便性都得到了加强,所以像设计这块所传递的信息都得到了加强。

  很高兴在印度,或者是在中国这边可以看到更多印度的设计师,也非常高兴看到中国更多的设计师到印度去。

  在我们两个国家当中,会有更多的设计理念的交流,建立一些共同的设计理念。

  谢谢。

  【史迪威】谢谢绍拉佩卡先生,他站在了一个协会的高度,他觉得印度这种以节庆的方式把他们国家结合在一起,每一次的国际论坛,都是一种融合不同区域和文化的方式,在参与的过程中,当地节日的庆典过程中,让我们认识了更多的人、更多的人与当地生活。

接下来有请张清平设计师,他也是台湾来的,中国的文化和中国的理念里面,在您的设计里面,您看到了什么机会?或者是用您的角度来思考中国的设计精神哪些可以延续到现在?

  【张清平】谢谢。

  其实我们两岸都有共通性,在设计理念角度来讲的话,我觉得台湾的设计师所谓的概念的发想可能是有所不太一样的,就像刚才主持人讲的,是经过了一个文化的变迁而产生的现象。我倒是觉得台湾的建筑,或者是我们大陆内地的建筑,它应该朝着一个正确的方向去迈进的,就好比我们认为在建筑里面应该要满足四个条件,第一个就是所谓的它必须要有一个主题性的建筑;第二个我认为应该是一个所谓的智慧的建筑;第三个我认为它应该是一个美的建筑;第四个它必须是一个绿的建筑。

  刚刚讲如何生成一个主题性的建筑,我觉得一个好的设计应该融入所在地的文化,用所在地的文化的概念去融入这个设计。

  那这个美学建筑也是一样的,我觉得居住,或者是这个建筑,不见得只有一个住的功能,其实它可以融入设计,可以融入艺术,让这个建筑就好象是雕塑品一样矗立在大地之上。

  还有我觉得任何的建筑都要符合智慧性,智慧性就要有通用的设计,让所有的规划都非常的人性化。

  另外提到了绿的建筑,不是说种了几棵科就是绿建筑、就是绿设计了。我觉得绿建筑必须要在这个建筑的生命周期里面必须要达到消耗最少的资源,使用最少的能源,产生最少的废弃物,然后用生态的方式去延续。

  如果能够符合以上的几个条件,我相信就是好的建筑和好的设计,谢谢大家。

  【史迪威】接下来我们站在刚刚以设计师、协会、专业的角度谈一下他们的角色在行业里的看法和变化,今天我们的现状是什么?其实以中国的大环境来看,它是和世界都有连接的,但是也有冲突的,今年的第13届威尼斯的双年展,其中的主题是叫做“一个共同的基础”,这个“共同的基础”就来自于人性,来自于我们存在的这个世界,我们共同的居住在这里,我们是不是有一些可以让我们“共同”的基础呢?让我们协调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面,协调的生活在这个区域里面?其实整个趋势来看,中国和日本有钓鱼岛的问题,中国和印度有假想敌的问题,中国和欧美也有竞争和商务的竞争的问题。站在我们设计师的角度,在这样一个国际性的论坛上,在座的每一位都可以发挥自己的影响力,让我们世界更加美好,能够借助文化的交流,借助彼此的认识,让我们做一个更好的推手,让世界很多的冲突可以避免,更多的交流和认识可以解开大家的心结。

  我们知道接下来可能会提到文化的认识,我接下来还是请绍拉佩卡先生,其实上午的印度演讲嘉宾讲到他们很注重喜悦的认识,我之前到了印度,我坐车到酒店之后,我非常的惊讶,那里有很多的乞丐,也很落后。但后来的几年,印度做了很大的调整,像孟买事业里的宝莱坞,他们跳着团体舞非常的高兴,所以可能喜悦是印度人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他们的经济可能不是最好,包括像他们说的项目不是最好,但是他们玩得很高兴,所以想请绍拉佩卡先生看一下,如何帮助揭开印度的心结?

  【绍拉佩卡】刚才你也提到了威尼斯双年展的主题,确实是值得讨论的主题,他们认为可以用这个方式来做到互动,创造更好的合作。

  印度确实是一个拥有历史传统的国家,在这样的发展过程中,如何保留这些传统就尤为重要。印度现在的生活确实也是经常举行很多活动,确实是一个非常多活动的民族。因为这样的活动经常举行的话,就可以加强他们的相互的连接,使得社交更加的频繁,而且这样的活动也是基于宗教的信仰,基于对上帝的感恩,能够创造这么美好的生活给我们,这样可以加强平时对传统文化的认知度。

  在中国和印度双方加强文化上的交流,尤其是印度经常举行的相关活动非常的丰富,可以通过这样的活动可以传递一些他们印度那边的价值,包括对生命、生活的强调的一种方式,可以加入到中国的设计当中。

  在他们的社会中,生活就是尽兴,像过节日一样。在我们的国家里,所有的节日都是受到尊重的,而且节日非常多。

  其实像共同的的话题,全世界大部分情况下都是一样的,我们所生活的方式,我们所独到的生活的理念,在大部分情况下,我们都会是一样的。

  社会在科技和网络的发展上,大家相互沟通的方便性都得到了加强,所以像设计这块所传递的信息都得到了加强。

  很高兴在印度,或者是在中国这边可以看到更多印度的设计师,也非常高兴看到中国更多的设计师到印度去。

  在我们两个国家当中,会有更多的设计理念的交流,建立一些共同的设计理念。

  谢谢。

  【史迪威】谢谢绍拉佩卡先生,他站在了一个协会的高度,他觉得印度这种以节庆的方式把他们国家结合在一起,每一次的国际论坛,都是一种融合不同区域和文化的方式,在参与的过程中,当地节日的庆典过程中,让我们认识了更多的人、更多的人与当地生活。

接下来请问一下张清平设计师,现在有很多台湾的设计师在内地发展,内地也有很多设计师在台湾发展,因为文化的相近,所以使得两岸的设计师交流更加的可行。未来你对台湾的设计师来内地发展有什么顾忌和想法呢?

  【张清平】现在交通都便利了,我本来有一个想法,要在上海成立我的一个办事处,但我考虑了一下,我的项目并不一定只是在上海,可能是在大连、成都等等,如果我从台湾飞大连、从台湾飞成都,比我从上海飞大连,从上海飞成都的时间是差不多的,可以说我们的两岸是没有距离的。所以我们要在设计师的领域彼此做功课,把设计做得更加完美,提升人们居住的价值。

  这是我的希望,谢谢。

  【史迪威】接下来我们有一个问题问东泰规建筑师,我们寻找一个共通的本质和共通的通讯,其实我们都是“一家人”的概念。其实今天的木建筑,从日本和中国文化的衔接,其实是来自唐朝,日本大概去年的12月的圣诞节还在大阪和京东跑,那的几个大的寺庙都是来自唐式的建筑,日本对中国的建筑形态有独特的喜好,日本和北方的俄罗斯、韩国、台湾、中国都有所谓的岛屿的纷争,都有岛屿的心态,我们希望在我们的论坛上找到共通的出发点,能够把文化的基础作为认识和交朋友的机制。您怎么看待中国文化和日本的木建筑,或者是和日本这样的一种文化的传承理念,怎么样找到一个共通点呢?可以作为我们未来国家的桥梁。

  【东泰规】古代开始,中国、日本、韩国大家都有互相的交流,日本的很多文化是从中国和韩国传过去的,但是现在的话,时代变了之后,有很多日本的家电、电子产品从日本输出到了中国和韩国,韩国和中国的大量产品也输入到了日本。虽然在政治上可能有稍许的冲突,但在生活和经济方面已经有了切不断的联系了。

  从现在开始,不仅仅是产品的互相流动,大家可以从文化方面有更多的互动,促进整个亚洲,不仅仅是日本和中国的互动的这种交流。

  我们公司目前在中国有四个项目,在包括泰国在内的亚洲其他国家都有许多项目在进行。在中国我们进行我们的项目的时候,我们也会把我们日本优秀的传统进行融合,当然是在理解中国文化的前提下,把日本的传统融入到中国的项目中,形成更新颖的项目出来。

  其实我很感谢中国的地方,是日本在大地震的时候,有很多中国人给予了日本很多的支援。我现在在日本进行了一个项目是在东北方,也就是地震之后的地方进行复兴的建筑,重建的项目正在进行之中,今天的会议结束之后,我要到灾区进行重建项目的工作。

  在重建的过程中,我们不仅仅要把日本高技术的建筑和生活方式融入到里面,而是我们要提高人们的本质的生活的素质。

  【史迪威】谢谢东泰规先生,他提到其实站在国家里面,慢慢的是自然而然的就产生了,慢慢的透过中国的文化,通过韩国,再转到日本,后来到日本进步了,再把他们的家电和产品回送到中国,然后中国的制造业加强之后,又把中国的产品输出到了日本。他们会把最高端的技术也会介绍到中国来。

  在这种交流里面,我们这样专业的环境里面就讲究品质,和特定的概念和值得交流的部分,交流的过程中不见得有太多的话,有太多的激情,每一件事情做好,就是对当地的文化、当地的社会起到了一个无言的示范和引导的作用。

  今天早上很高兴我们请了五位嘉宾,来自我们亚太和欧洲的嘉宾都来到了我们的现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