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8/20 返回 >>
80后设计主管李百炼与老外“师傅”的这三年

80后设计主管李百炼与老外“师傅”的这三年

——“黑马”SW设计中心的DNA解码系列访谈之三

  B+SW设计中心在深圳成立不过三年左右,但它独特的DNA使其迅速成为惊艳设计界的一匹“黑马”,它是中外“混血儿”,其基因中有着来自英国的设计理念、来自北京的管理经验、来自深圳的技术支持……对于越来越开放的中国市场来说,B+SW设计中心是新鲜设计力量的典型代表。

  它是一家涉及室内设计、建筑概念设计、产品设计、品牌形象设计等等多领域的设计公司,它与国际上多所大学形成了合作关系,能够吸引世界上优秀的年轻设计师来到这里,它可以随时针对特定项目联系一批国际设计专家,它运用的设计项目管理架构是欧洲及世界最先进的模式……基于这些,他们能把自己称为“真正的国际化公司”。

  2010年7月,中华室内设计网记者深入B+SW设计中心,对其董事及首席设计师Roger Billington、运营总监、合伙人之一的刘燕东女士、团队骨干成员李百炼等进行了采访,希望通过多个角度解码B+SW设计中心独特的DNA。

  B+SW设计中心设计主管李百炼与“师傅”Roger Billington

  李百炼,80后生人,B+SW设计中心设计主管。他是SW最早的团队成员之一,跟随Roger Billington的时间也最长,对于Roger的培训体系,SW公司独特的管理模式,他是最有发言权的见证者。他在这里深刻认识到设计的“真相”,并且遇到了对自己影响最大的一个人——“师傅”Roger Billington。两年多的时间里,除了英文能力的进步,他认为自己最大的收获就是思想上的成长。从设计助理,到出色的设计主管,李百炼的经历值得参考。

  【记者】关于Roger先生在公司推行的对年轻设计师的培训体系,你觉得对自身有什么样的影响?

  【李百炼】我觉得这不单单是对我的影响,师傅他在国外当过建筑系教授,他推崇的这种方式,我觉得对于整个中国的新兴设计师都非常新颖。因为师傅带给我们的不是教条式的教授方式,比如你就要去做这个,你就要去做那个,而是通过交流,通过大家对于历史的研究,对于某个项目的分析,共同产生一个集体的创意,再来说我们应该按照什么样的方式去做。他以自己三十年的设计经验来让我们认识到,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错误的,然后按照一种国际化的方式,影响我们,他最爱用的一个词是“影响”,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在影响大家,而不是你要这样或那样,所以我觉得这是一种新颖的模式。

  【记者】你叫Roger师傅?是只有你这样叫他,还是你们公司的设计师都这样叫他?

  【李百炼】只有我叫他师傅,因为我跟他的时间最长,我们俩感情最深。

  【记者】在来SW公司之前,你在别的公司工作过吗?

  【李百炼】我在成都工作过三年左右,以前的公司是做工程,规模也比较小,当时给我的感觉,很多都是抄袭、模仿,到这里之后自己才在师傅的教导下,开始真正意义上地接触设计,我觉得设计应该就是像现在这个样子。我在这里参与的第一个案子,是一个韩国人、一个印度人还有师傅和我一起做的,案子在成都,我是第一次当项目负责人,感觉非常着急,因为我们要做三套样板房,工作很多,但是师傅和我交流的时候,每次都是显得非常轻松。当时我们是在他的家里做案子,回到家,他不慌不忙地上楼先洗个澡,再下来浇浇花,把衣服洗了,把咖啡煮上,倒两杯红酒,让我放松,我们俩就开始碰杯。方案是从碰杯之后才开始做的,整个过程非常轻松,没有感到任何的压抑。设计并不是每天很拼命地工作、工作,而是玩出来的,我觉得设计和生活,有时候非常紧密,设计会让你放松下来。我们现在的工作方式,可能和很多设计公司不一样,不是拼命在赶案子,我们开会讨论的时候更多是讲笑话,气氛非常轻松,大家谈一谈,把新的工作模式从新建立起来。这是我们公司新兴的工作方式吧。

   大家坐在一起吃零食、喝啤酒,看方案

  【记者】Roger有一个观点是鼓励年轻设计师去挑战他的上司,他也谈到公司现在有一些很不错的设计师可以去挑战他的想法,你有这样的经历吗?

  【李百炼】有最经典的一个例子,曾经在一个设计师的论坛活动上,他有把我的这个案例拿来跟大家讲。当时我们有一个案子,我在画一个卧室平面的时候,很常规地在床下画了一个地毯,因为通常我们画卧室的时候都会这样去做。师傅就问我,你为什么画个地毯?那时候我也没有经过思考,就说我们都是这样放。后来他就把这个案例放到交流活动上来讲,他提出,中国的设计大多都是别人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而很少有人知道为什么。所以师傅在不断教导、影响我们的时候,总要让我们去想为什么要这么做。后来我为了证明这个是对的,就找了很多理由,比如有些地面用的砖和石材很冷,所以要用地毯缓冲一下……他就说原来是这样,在设计的过程一定要知道为什么。

  在不断挑战他的过程中,你首先一定要准备充分,因为他不断在问你为什么,比如一栋楼里应该有什么,为什么要放这个杯子?为什么要放这个装饰品?通过这两三年的沟通,和他一起做方案,我已经习惯了不管他有没有在身边,都自己去想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你会想到,如果师傅在这里,他肯定会问很多为什么(笑)。

  【记者】可见公司以及Roger对你们的影响是潜移默化、深入人心的了。那么你在SW公司两年多的时间里,觉得自己最大的改变、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李百炼】我在这里认识了什么是设计,我刚来的时候英语不好,有一次我跟师傅聊天的时候说,我们最大的问题就是沟通,他觉得很奇怪,他说设计不存在沟通的问题,设计师可以用行为语言,笔啊,画啊来解决这个问题。那么在这两三年里,我最大的成长就是英语,第二就是这种沟通方式,这是一种很新颖的沟通方式,设计师与设计师之间的沟通更多的是在思想上,而不是一定要通过语言。所以我认为,除了语言,最重要的是思想,在这里思想的成长是最重要的。师傅最爱跟我说的就是,设计里面最重要的就是思想。

  【记者】你们在工作之余,还会有一些“课外作业”对吗?是什么样的形式?

  【李百炼】我们公司有一个传统,每周五有一个设计历史调研,比如英国城堡的细节,维多利亚时期的装饰等等这些历史题。为什么会有这个传统呢?当时是公司成立半年左右的时候,我们在做一个方案,师傅提了一个ArtDeco风格,一问都不知道,后来他又有列了很多问题,比如很多流行的设计师、建筑师的案例,又都不知道,他就觉得这个问题很大。他说作为设计师你们的知识面太窄了,连行业内的都不知道,更何况是行业外的?他就给每一个设计师布置了五至六个题目,加起来大概有四五十个设计历史作业给大家,比如英国城堡的故事。每个设计师需要准备一个PPT,这里面一定要幽默,一定要有生动感,图文并茂,在星期五下午要跟大家讲解。大家会坐在一起吃零食、喝啤酒,看看你的方案,最重要是幽默,大家在一种轻松的气氛中获得知识。通过我们不断的积累,到现在已经开展了四十多个不同历史题目的探讨,包括一些酒店的调研,比如设计师们两两相聚,这周我们去哪个酒店,下周去哪个酒店,包括对新兴材料的调研,你可以跟材料厂商约好,让材料商和你一起来完成,相当于讲解一样,这样我们就会有一个库,这个库会不断填满历史性的、材料性、酒店类的知识。所以这种课外作业会帮我们完善和弥补缺失的一部分,除了知识的积累,还能让大家乐乐呵呵的聚在一起。

  【记者】所以你们的同事之间都会相处得非常好,这一点也很重要。

  【李百炼】大家来这里都是开开心心的工作,非常轻松,我们的口号是聪明地工作,并保持愉快的心情。

  李百炼(左)与“师傅”Roger Billington(中)

  【记者】作为设计主管,你会怎么样来管理你的团队,针对具体的项目开展工作?

  【李百炼】我觉得拿到一个案子,首先你得分析它,这个部分和大多数设计公司是一样的,但我们有最重要的一个环节,就是做更多的调研,这种调研不仅是从客户那儿得到,我们还要把客户以外的东西拿进来,比如一些新颖的概念,一定要加进来,因为我们在做设计的时候,常常很容易忽略这种新兴的东西,循规蹈矩做得很传统和死板。所以在带团队的时候,我们每个人会各拿出一个非常新颖的创意,包括最近在给华为做一个案例的时候,我们会有三种不同的风格:最传统的皇家餐厅,也有新古典的风格,当我们整个团队去了上海世博会之后,觉得这种高科技也可以加入到我们的方案里,所以我们提倡把每个人不同的想法,很多新的东西拿进来,最后把它们合在一起。所以我们公司提出一个“扇形”的发展思维,当一个案子来的时候,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设计概念,这里面有些人是对的,有些人是不对的,那我们就将对的拿出来,再进行分析,再进行发散,又有对的错的,最后把好的东西汇结到一点,这就是我们的设计过程。

  【记者】你们公司给人的感觉会更加注重团队的合作,而不是某一个人的力量。

  【李百炼】我是这么认为的,有些时候我们要突出个性,但是在突出个性的时候又要和商业并驾齐驱。这两者一定是共同发展,所以一定要通过大量的调研,通过对客户等等各方面的分析来做这个案子。打个比方,当客户给了我们一个概念的时候,也许他会给我们画很多圈,有预算的限制,形式的限制,风格的限制,还有场地因素的限制等等,先把它们在这个圈里固定好之后,再进行一个发散思维。

  【记者】作为SW公司最资深的员工之一,请你评价一下你眼中的Roger——你的师傅?

  【李百炼】他是一个好师傅,好老师。我对师傅的了解多于其他设计师,他非常勤快,早上从不睡懒觉,很早就起床,会去锻炼身体,每天有听收音机的习惯,他太太有时跟我抱怨“你们师傅很讨厌,五六点就起床把收音机打开,叽叽咕咕的在那听”(笑);他每天都在学习,不仅是通过书籍,还包括在跟我们的沟通中,包括他所有接触的东西,他都在学习;他的知识面非常广,不能说“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但是从产品设计、工业设计、规划设计、建筑设计等所有设计相关领域,他都有他独特的见解。他最爱问我们的就是你去过多少个国家,你们干了些什么事情,我们就是寥寥几句话,一页纸还写不完,而他的履历上就可以翻好几页,他去过好多国家,做过很多项目,当过教授等等,他所接触的行业也非常多,包括销售、设计管理、产品设计,所以他的知识面非常广,包括飞机的发动机他都知道。你就觉得,这个老外太神奇了。

 

分享到: